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人生感悟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调包明英宗

老虎直播网络连接失败:调包明英宗

时间:2018-01-06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人生感悟 www.1155658.com   奇货可居
  
  明正统十四年,瓦剌骑兵三路犯境,首领也先亲率人马直奔大同。消息传到北京,年轻气盛的明英宗朱祁镇在大太监王振的鼓动下带兵亲征,结果发生了震惊天下的“土木堡之变”,50万明军伤亡过半,明英宗成了俘虏。
  
  捉到天朝的皇帝,也先大喜,认为是奇货可居,就挟持着英宗想来闯边关,但守关将士却没有上当。明廷也采取紧急措施,立英宗的弟弟朱祁钰为帝,将英宗尊为太上皇,让时局稳定下来。也先带着英宗到处招摇撞骗,竟没骗到多少好处,一咬牙便率领瓦剌精锐骑兵直杀往北京,又被明军打败,只得狼狈逃回。
  
  看着手里的英宗,也先也感到为难,留着吧,又没多大的用处,明朝已经有新的皇帝,这个旧皇帝已经成不了人质??删驼庋呕厝?,也先又不甘心。
  
  这时,明朝派使者来,希望将英宗接回去,也先觉得英宗已经没多大用处,不如换些财物实在。不过做生意讲的就是个利益最大化,也先也想知道明朝能为这个旧皇帝花多少钱,所以他狮子大开口,明朝来了好几批使者,都无功而返。
  
  真嫁难辨
  
  没多久,又来了一批使者,带队的是御史杨善。
  
  杨善也知道谈判只是走过场,也先的胃口不小,可真要割地换人,明廷是绝对不会答应的。双方就这样谁也不当真地谈了两天,杨善也算是交了差,准备打道返回。
  
  这天一早,杨善临走前打算见英宗一面。来到大营里,看到从前坐在金碧辉煌龙椅上的英宗此时住在破毡房里,杨善虽恨英宗从前只信太监不听大臣之言,但也觉得可怜。
  
  君臣相拥而泣,英宗拉着杨善的手说:“也先早有放我回国之意,你们快些想办法。告诉弟弟,我回去只想做平民,绝不会有争皇位的念头。”
  
  杨善点点头,说:“臣理解太上皇的心,一定会想办法的。只是现在想问太上皇一些私话,不想让别人听到,可否让其他人先出去一会儿。”
  
  英宗招了招手,让平时服侍的人出帐外,杨善也让随从们离开,只留下一名大胡子士兵,这才说:“也先虽然想放太上皇,可却向大明提出以城池交换。”
  
  话未说完,英宗就吃了一惊,叫道:“什么?也先胃口竟然如此之大?”杨善点了点头,英宗叹息道:“如此说来,就算朕还能回去,也会变成第二个石敬瑭,背上千古骂名。既然如此,朕宁愿老死漠北,也不会将大明的国土拱手让人。”
  
  杨善微微一笑,将身旁的兵士拉到身旁,伸出手一把将他脸上的胡子扯下来,笑道:“太上皇请看看,这人长得怎么样?”
  
  英宗盯着这人的脸一看,不禁吃了一惊,叫道:“他,他是——”
  
  三人谈了半个时辰,杨善才带着兵丁出帐,一行人来到也先帐里道别,骑着马踏上归程。走了两天,来到一处山谷,就听身后有人叫道:“大明来使听着,太师淮王有令,请留步。”众人回首,原来是一名瓦剌骑兵飞奔而来。
  
  太师淮王就是也先,自从蒙古人被明朝军队赶至漠北后,内部发生分裂,但不管怎么分,蒙古人还是只承认成吉思汗后代才是合法的大汗,也先虽然实权在握,但也不得不立皇室的后裔脱脱不花为汗,只给自己加了个太师淮王的称号。当然大汗并没什么发言权,一切还是也先说了算。
  
  众人停了下来,杨善迎上去问:“太师有什么吩咐?”
  
  瓦剌兵跳下马来说:“我也不知道,太师只叫你们往回走,他很快就会赶来。”
  
  杨善无奈,只得对众人说:“既然太师叫我们回去,一定有要事,说不定是好事呢!大家休息一会儿,再往回走吧。”众人都下了马,围到瓦剌兵身旁打听消息。
  
  这时,杨善突然对手下的一名卫士使了一个眼神,那名卫士走到瓦剌兵身后,突然一扬手,一掌劈在瓦剌兵脖子上,那人哪想到使者们会偷袭,身子一歪倒在地上。
  
  打晕了士兵,众人目光都望向杨善,问:“下一步怎么办?”
  
  杨善道:“我们快离开这里。”于是大伙上马一路狂奔。
  
  妙计救主
  
  刚跑了一个时辰,就听一声炮响,一队人马横在路前,紧接着身后也是一阵马蹄声,一面大旗迎风飘扬。
  
  无路可逃,杨善等人只得停了下来。追兵往两旁一分,中间走出一个人来,正是也先。
  
  也先“哈哈”一笑,叫道:“杨御史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  
  杨善苦笑一声,问:“不知太师为何要追过来,莫非已经改变主意,要我等回去再谈太上皇的事?太师,如要珍宝,皇上会答应的,可要割地,大明的臣民绝不会答应。”
  
  也先冷哼一声,叫道:“杨御史,别再装了,老夫来只想要一个人。”就罢抬手往人群中一指:“就是他,你叫他过来。”
  
  所指之人,正是离开前曾和杨善一起跟英宗谈话的大胡子士兵。他一看也先手指着自己,只得走出来,问:“不知太师叫小人有何事?”
  
  一名瓦剌兵走上前去,抓住士兵的胡子一扯,顿时出现一张白净的脸,也先“哈哈”笑道:“太上皇,我们瓦剌人待你不薄,何必这样私下逃走呢?”众人望去,这分明是英宗??!
  
  谁知“英宗”却叫道:“太师,小人叫王勇,绝不是太上皇,请明察。”杨善也急忙过来,解释这人的确叫王勇,并不是太上皇,只不过是长得实在太像,因此从军后,上司要求他必须戴上假胡须,以免让人产生错觉,这天长日久,大家也都习惯了他有大胡子的样子。
  
  见两人说得如此肯定,也先也有些疑虑。大明来使走后不久,他突然得到一封密信,说太上皇已经被人掉包,急忙之间跑到英宗住所去看,发现英宗在生病,脸色苍白,而且喉咙疼得不能说话,就有几分疑惑,于是决定先将明廷来人追回来再说。
  
  看眼前这士兵相貌和英宗很相似,也先一时也难辨真假,就问:“既然你们没将太上皇换走,为何我派兵去拦,你们却又逃走?”
  
  杨善一脸无辜,说:“他又没太师的令牌,就一兵士,谁知是真是假啊,万一是冒充的劫匪,我们可不敢冒险??!”
  
  也先一时找不到理由来反驳,只得说:“劳请来使再回大营一趟。只要没说假话,我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  
  杨善无奈,一行人只得又跟着瓦剌军回去。走了两天,回到了瓦剌的大营,来到英宗的毡房前。
  
  此时英宗正躺在房前的草地上晒太阳,尽管他曾是高高在上的皇帝,可当了一年多的俘虏,已经完全适应了平民的生活??吹街谌死吹?,英宗很是奇怪,问:“你们还没有回去?”转身又对也先说:“太师,真对不起,前两天突然病了,喉咙疼得说不出话来,有些失礼了,幸好现在已经好了。”
  
  杨善苦笑一声,说:“走了两天,又让太师叫回来了。”
  
  也先看了看英宗,又看着那名叫王勇的兵士,觉得两人长得的确很像,几乎无法分辨出来。于是将英宗和王勇分开来问话,最后证实,杨善并没有骗人,英宗并不曾被掉包过,自己白白赶了两天去追人了。他不禁破口大骂,一定要将留假信的人搜出来。
  
  看着也先眼里的疑虑,杨善将他拉到一旁,悄悄地说:“太师也别急,这人肯定是对瓦剌忠心的,只不过他是被骗了。”
  
  也先有些疑惑,问:“他也是被骗?”
  
  杨善点点头,说:“其实用王勇来换太上皇回去,确有其事。只不过这是皇上做给大明臣民看的,表明皇上并不想放弃哥哥,为此还大张旗鼓找与太上皇貌似的人。但臣出宫时,得到皇上的密令却是不能够真换,只说被太师识破,换不了人,就算给臣民一个交代了。估计送信来的人,并不知道皇上的真正用意,想必是为太师着想。”
  
  听了杨善的解释,也先顿时明白了,难怪与大明谈判,对方总不肯加筹码,敢情根本不想让太上皇回去啊。想必留着英宗也没多大用处,就算交换对方也不肯出大价钱,还不如放人家回去,说不定还能引起大明内乱,让他们兄弟打个你死我活,到那时再派兵杀过去。
  
  想到这里,也先叫道:“你们大明皇室也太小气了,好了,我就大方点,一点礼物都不要,放你们的太上皇回去。”
  
  两天后,也先果不食言,下令放英宗回去,再不提任何条件,还派兵将英宗一行送到边境。
  
  踏上大明的土地,杨善和英宗对望一眼,相视一笑。正如杨善所说,明朝大张旗鼓找与英宗相似的人,这事是真的,只不过皇帝朱祁钰并不想让哥哥回来,他一面派杨善等人用王勇去将英宗掉包,却暗中叫人给也先送信,让也先将人夺回,以此激怒也先,再也不愿意放人。但这事让杨善察觉,他一时无法获悉皇帝派来的人如何送信,知道掉包计根本无法将人救回,于是采取了另一个方式,干脆不掉包,但却让英宗装病,让也先疑惑,将他们追回来,然后告之实情。
  
  如此做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明着告诉也先见好就收,别再狮子大开口。但最后也先却无条件放人,却是他们意料外的事。
  
  看着高兴的英宗,杨善心里也有一丝忧虑,虽然现在英宗只希望回到大明当一介平民,但世事难料,谁也不知道今后两兄弟会不会真闹出乱子来。
  
  英宗回来后,一直受到弟弟的幽禁,几年后景帝朱祁钰病重,他才重新登上皇位。大明朝江山,倒也没有造成大的动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