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人生感悟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惩罚者

白凤凰新全讯网:惩罚者

时间:2019-12-13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人生感悟 www.1155658.com   接到报警电话,听闻又是山与城小区出了命案,负责案件的戴军不由得眉头紧蹙。
  
  半年前,该小区住38栋602的一对夫妇双双遇害。
  
  报案的保洁阿姨惊魂未定:“今早我打扫到6楼,发现他家房门大开,一股怪味飘出来,我一好奇,就走了进去……”说到这里,阿姨浑身哆嗦起来。戴军安慰了她几句,带人径直进了屋。
  
  一踏进主卧,所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:只见受害夫妇浑身上下缠满了鞭炮,尸体被炸得皮开肉绽,散发出混合着血腥的焦煳味。屋里到处都是鞭炮碎屑,雪白的墙壁也留下一道道焦黑的印迹,整个房间宛如地狱。
  
  经法医鉴定,受害者是在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,被凶手用利刃扎进心脏,一刀致命,死亡时间推测为凌晨2点到4点之间。
  
  戴军蹲下身来查看尸体,思忖道:“没有任何反抗……睡得太死?凶手刀法再好,行凶势必闹出响动,另一个受害者肯定有反应,就算是多人同时行凶……”
  
  正想着,一股淡淡的香味钻进了戴军的鼻孔,他使劲吸了吸鼻子,香味又消失了。法医见状,忙拉下口罩嗅了嗅,果然有一股若隐若现的香味。他立刻拿出刮匙,分别在两人的口腔黏膜和鼻黏膜轻轻刮了几下,然后放进了标本袋。
  
  然而,接下来的勘查几乎一无所获,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。在这个过程中,戴军注意到墙壁好像新刷了一遍。他又调取了电梯和门口的监控,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。
  
  门窗没有被撬的痕迹,每扇窗户都安装了防盗网,戴军推测凶手可能持有602的钥匙,但为什么能躲过门口的监控?想到这儿,戴军迅速派人在本栋楼里摸排情况,结果令人沮丧:小区入住率极低,而且这些住户均有不在场证明。
  
  戴军只好暂时从受害夫妇的周边人际入手。这一查不打紧,没想到惹来不少邻居大倒苦水:原来夫妇俩是G市下辖L县人,因为山与城小区就在通往L县的路上,距离县城仅有12公里,所以很多L县人来这儿买房子。L县人有半夜搬家的习俗,乔迁当夜会掐着点燃放鞭炮,一般是零点以后。放一放也就罢了,这对夫妇更过分,搬来的当晚居然放了足足一个半小时的鞭炮!大概是觉得不过瘾,又转战6楼楼道,两盏走廊灯被炸得粉碎不说,墙壁更是黑得一塌糊涂。
  
  “当时就没有人站出来干预他们这种行为吗?”戴军问。
  
  大伙都不吭声了,心想乔迁之喜,放个鞭炮,忍忍也就过了,没必要得罪他们。有人嘀咕道:“我们向物业投诉,物业说管不了。”一提到物业,邻居们又是一阵牢骚,正因为物业的“纵容”,惹得后来好几家来自L县住户的效仿,放起鞭炮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  
  戴军示意大家安静,接着问道:“案发当晚,你们听见了什么异常的响动没有?”
  
  众人都说听见了鞭炮声,以为又是哪个人半夜搬家,就没在意。
  
  戴军注意到,人群中有个穿蓝裙的女孩欲言又止。人群散了后,戴军想找她谈几句,女孩却没了踪影,他只得作罢,随后去了物业。
  
  物业负责人姓黄,人称黄主管?;浦鞴芗舜骶?,大倒苦水:“戴警官,物业难做??!来我这儿投诉的人都快把门槛踩烂了!L县半夜搬家的习俗,我们还真管不了,就算打110也没办法。那对夫妇上次把楼道弄得乌烟瘴气,我们出面干涉,你猜那男的咋说?横竖就一句话‘多少钱,我们赔’。摊上这样的业主,我们也够遭罪的了!”
  
  戴军不理这茬:“平时投诉最多的业主,你们有印象吗?”
  
  黄主管说,是住在39栋703的一个女业主,年初乔迁新居的人特别多,隔三岔五就有人半夜燃放鞭炮,那女业主几乎天天来投诉。
  
  戴军又去了39栋,巧了,开门的正好是那个蓝裙女孩。女孩把他让进屋,自我介绍说叫许忠洁,并承认确实经常去物业投诉:“去多了他们还不耐烦,我一个三班倒的护士,老是被鞭炮声弄得睡不好,能不烦吗?我给110打,给报社打,还给市政府打,通通不管用。”说到这里,许忠洁又换了副哀求的口吻,“戴警官,希望您借这个案子震慑一下那些扰邻的人。”
  
  “震慑?”戴军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受害夫妇缠满鞭炮的惨状。
  
  “对??!本来小区紧挨铁轨,大半夜火车经过已经够吵了。”
  
  “火车?”戴军询问道。
  
  “是货运火车,就每周三、四会在凌晨2点20分经过一次。”
  
  戴军有点吃惊,眼前这个女孩居然把这些细节记得这样清楚,同时想到案发时间正好是周三的凌晨。
  
  许忠洁看出了对方的疑惑,说:“一是我下夜班一般是凌晨1点或早上7点;二是我神经衰弱睡不好,只有等火车经过了才能睡着。”她话锋一转,“正好想向你反映些情况,刚才人多不好说。”
  
  戴军表示洗耳恭听。
  
  许忠洁说,受害夫妇燃放鞭炮的那晚,她下夜班回家,看见一个小伙子似乎在和那对夫妇吵架。夫妇俩气焰嚣张,小伙子大概觉得自己势单力薄,气哼哼地离开了。后来在电梯里碰到过小伙子几次,知道他住在本栋的503。
  
  从许忠洁家离开后,戴军顺道就去了503,无奈家里没人,他只好继续在小区里走访调查。